这可不行,才分家多长时间,他们的手里就有了一大笔的银子,不用想也知道,是之前分家的时候眛下来的。

    想到公公婆婆竟然这么偏心,她的心情瞬间就不好了,咬牙切齿的在自己屋里骂了好几句。

    但只是骂几句,她怎么可能将心中的愤恨都发泄出去?如果这时候还不去哭闹一场,那就不是白金枝的性格了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一次白金枝改变了策略,一家子人现在还是住在一个院子里,白金枝在自己屋里闹腾,上房里的人自然也能听见。

    她在这边闹的越来越不像样子,在上房里炕上坐着的李氏可是快要被气死了。

    白金枝的声音那么大,她就是想假装听不见都难。

    “真是作孽呀,怎么就娶了这么个儿媳妇,他这是要生生的逼死我们呀!”李氏气得捶胸顿足的说。

    之前,虽然知道这个媳妇不是个好的,但是确实也没有想到她会做到这个地步。

    她这个脑子到底是怎么想的?只要是家里有钱,她就要想尽办法的搂过去,那吃相难看的简直就不能说了。

    她怎么也不想想,家里还有这么几口人呢,难道这几个人都不用吃饭?

    “算了,你只当听不见就行了,左右是在她自己屋里闹着,咱们别管?!币陡肝艘豢诤笛?,无奈的说道。

    儿媳妇都已经娶回来了,也生了两个孙子了,就算再不喜欢,又能怎么样?

    屋子里沉默了,而那边闹腾的声音却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很快他们就就听见有人朝着上房走过来。

    此人不是叶明,还能是谁?

    “你不守着你媳妇儿,过来干啥?”李氏,看着儿子这副窝囊的样子,没好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凡是这个儿子稍微有本事一点点,也不至于将个女人给纵容成这样。

    叶明嗫嚅的开口了:“爹娘,我过来,是想跟你们问问,那些钱,到底是从哪儿来的?”

    爹娘居然要给弟弟另外盖三间房子娶媳妇,他可都没住上新房子,凭什么要给弟弟盖房子?

    自家媳妇儿说的也是有道理的,爹娘就是偏心,早些年就像家里的钱全都存起来了,就打算以后帮衬弟弟。

    “我们已经分家了,家里的钱与你们无关!”李氏瞪了儿子一眼。

    “可是娘,我们才分家多长时间,你们就有这么多的钱盖新房子,还给老二娶媳妇!”叶明有些焦急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咋?只许你自己娶媳妇生儿子,就不让你弟弟娶个媳妇了?”李氏伸手将炕上的一个枕头抓起来,直接扔到了老大的身上。

    叶明可不是那种站着挨打的人,即便知道枕头肯定打不疼人,但他还是忙就跳开了。

    “娘,你偏心也就算了,咋还能打我呢?”叶明振振有词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打你,老子打的就是你!”叶父忽然怒了,直接从炕上跳下去,找了一根鸡毛掸子,就朝着叶明的身上招呼过去。

    儿媳妇不好说什么,自家的儿子还能什么都不说?

    “我怎么就把儿子教成这样了?你的心咋就这么独呢?你弟弟现在也老大不小的了,但个个都不说帮衬着让弟弟找媳妇,现在反过来算计家里这点钱?难道你觉得家里头只要有钱就应该是你们两口子的,也不想想这两年你们两口子吃老子的住老子的,花老子的钱,你们的钱什么时候给老子上交过一分?”叶铁柱对于这个老大现在意见确实不小。

    叶明冷不防就被招呼了两下,然后就开始在屋子里跟父亲两个人转着圈儿的跑。

    “爹,说话就说话,你打我干啥?我都这么大人了,打我不是让我没脸吗?要是让我儿子看到了咋想?”叶明平日里看起来老老实实一个人,但是这时候说话都是一套一套的。

    “你还知道你有儿子,你还知道要脸,你还知道怕你儿子看见?”叶父听到这些话更生气了,鸡毛掸子拼命的朝着叶明的身上招呼过去。

    只可惜叶父年纪到底大了,不如儿子手脚麻利,之前叶明没注意的时候被打了也就算了,现在怎么也不能继续被打了。

    叶明跑,叶铁柱追,不过一会儿的时间,叶父就将自己累得气喘吁吁的,但真正招呼到叶明身上的倒是没几下子。

    “爹,你这是干啥!”叶明跑了好几圈,看父亲还是要打他,显然也生气了,直接一把将父亲手中的鸡毛掸子抓在手中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是翅膀长硬了是吧?居然敢对你老子动手?”叶铁柱难以置信的看着儿子。

    这就是他辛辛苦苦教导出来的儿子吗?这就是他养了这么多年的儿子,就是养出白眼狼来了!

    “爹娘我就这么说吧,那些钱你们还是给我,要不然我这日子就没法过了,我媳妇儿要回娘家!”叶明过来的目的就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他要了一回娘家就让她回,这些钱是你妹妹,给你弟弟成亲用的,不可能给你们,你们就别想了。人要懂得知足,该是自己的就是自己的,不是自己的不要强求!”李氏中气十足的对儿子说。

    “娘,你这是眼睁睁的看着儿子日子过不下去,他要是走了我咋办?我两个儿子咋办,你就只想着老二,怎么就不想一想我这日子怎么办?”叶明不依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要走就快些走,等那碍事儿的人走了,我给我儿子再找个好的!”李氏也是被气坏了,直接高声说道。

    白金枝这会儿可一直都竖着耳朵在听这边的动静呢,听到婆婆忽然高声这么说,她那边哭得越大声,不依不饶的,嘴里念叨着要回娘家要不活了之类的话。

    总是就是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把戏!

    这些话李氏都听了好几年了,自然不会放在心里,但是叶明却不这么想。

    “娘啊,你咋能只顾着老二,不想着我一点?”叶明这么大一个人,竟然就开始这么哭哭啼啼的!

    叶家老两口这时候也算看出来了,他们这个儿子就是跟媳妇儿做了个套,一定要把这些钱拿走,但是这些钱如果被老大拿走,那老二怎么办?
  • 江疏影倪妮也“丑过”?秒白其实一点都不难! 2019-03-24
  • 国际国内--山西频道--人民网 2019-03-24
  • Lorgane législatif national conclut sa session annuelle 2019-03-24
  • 牢记初心使命赢得未来新优势 2019-03-23
  • 曹鸿鸣:为国家经济社会发展发挥致公党应有作用 2019-03-22
  • 那些吃不惯汉堡牛排的中国留学生们,是怎么在美国活下来的? 2019-03-21
  • 地方“武教头”走进军营辅导授课 2019-03-21
  • 5月一二三线城市房价环比都涨了,后续会咋样? 2019-03-20
  • 《围棋与国家》走进唐县 女子围甲河北体彩胜时代中国广东 2019-03-19
  • 自治区第一届文明家庭表彰 2019-03-19
  • 【家国网聚·网络旺年】“春节留守”是一道温馨风景 2019-03-18
  • 文在寅盼“特金会”取得成功 称完全化解僵局还需更长时间 2019-03-17
  • 资管新规来了!打破刚兑  投资者怎么办? 2019-03-16
  • 网约车新政11月1日起实施 专家呼吁慎用数量管控 2019-03-16
  • 【奥吉通丰瑞车型报价】奥吉通丰瑞4S店车型价格 2019-03-15
  • 500| 325| 307| 568| 451| 433| 28| 440| 834| 53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