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薄薄的晨雾中,雷诺远远的望见了矗立在河湾中的雷云堡。

    坎特拉河流经这块广袤的平原时,恰好在此处拐了一个急弯,形成了一个河湾,雷云堡正好建立在河湾中,也造就了一座三面环水的城市。

    这种得天独厚的地理形势,对城市的防御极其有利,宽阔的坎特拉河天然就是雷云堡的护城河,敌军想要攻占雷云堡,只能从城墙北面进攻,非常不利于兵力的展开。

    从水面上攻城是不可能的,舰船靠近雷云堡后,必将沦为活靶子,城墙的守军一轮火箭过去,舰船就成了大型火炬。

    坎特拉河对雷云堡的意义不止于此。

    它不但为城市提供了足够的清洁水源,也是一条重要的商道,来自各地的商品都能通过船运的方式,源源不绝的抵达雷云堡,而且运输成本显著低于陆运。

    正是得益于以上重重优势,在短短几十年后,雷云堡就成了一座商贸发达的重北境镇。

    从这一点可以看得出来,雷云堡的建立者,也就是初代卡斯特罗公爵,实在是一位极具眼光的贵族。

    一行人沿着被踩得稀烂的道路,行走到雷云堡北门2公里外时,众人发现城门口居然聚集着大量人群,闹哄哄的声音传出老远,城门外似乎摆着大量木头搭建的路障,周围还有卫兵在巡逻。

    雷诺记得前几天离开雷云堡时,城门口虽然有卫兵检查,但象征性的意义居多,不会出现这种大规模拥堵的情况。

    很显然,这应该是一个刚刚设立不久的检查站,任何进城的人都必须接受卫兵的仔细盘查,联想到最近发生的黑兽人侵袭,雷云堡做出这种反应并不奇怪。

    这是大多数人的想法,可雷诺却从中看到了卡斯特罗公爵上蹿下跳的身影。

    雷云堡距离边境足足有150多公里,越境的黑兽人兵力有限,目的也仅仅只是报复,怎么可能打到重兵云集的雷云堡来?黑杂种不要命了么?

    这条老狗心里什么都明白,可他却一个字都不说,反而推波助澜,故意营造出一种紧张的气氛。

    雷诺用脚趾头思考都能知道,接下来老东西多半会派出大量人手控制北境的各个交通要道,全面控制整个北境,任何人进出北境,都会被这家伙牢牢的监控着。

    理由也很好找,一句“打击黑杂种、稳定人心”就能轻松驳倒所有反对派。

    “控制要道”听起来似乎没啥,但是请注意,这是实行“分封制”的异界,所谓的“要道”往往是其它贵族的地盘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公爵完全可以趁着这个机会,将手公然伸到别人碗里。

    牛逼吗?

    当然牛逼!

    这么做的好处极大,一旦公爵掌控了北境,任何胆敢偷偷搞小动作的人,都会被他第一时间按在地上使劲摩擦。

    糟老头子坏滴很,这种事他肯定干得出来。

    雷诺并不知道,卡斯特罗公爵下手的速度比他想象得还要快,黑兽人越境的消息传到雷云堡的当天上午,公爵就拿出了这个方案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但凡奸滑到一定程度的人,肚子里冒的坏水,都特么一个味道。

    ※

    此时城门口排着两条队伍,左侧队伍排出了近百米长,负责检查的卫兵搜查得非常仔细,态度也相当粗暴,动辄一顿呵斥,队伍的前进速度简直可以用蠕动来形容。

    右侧队伍只有寥寥数人,守卫的检查近乎于无,仅仅只是目视验看一番,几乎不会动手搜查行礼,并且服务态度好得不得了,人人笑脸相迎,查看完毕后还会鞠躬欢送。

    前者正是平民通道,后者则是贵族通道,只有贵族及其亲属、仆从,或者能力者才能通过。

    在异界,这种事情是如此的常见,以至于每个人都习以为常,并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。

    哪怕贵族通道空无一人,也不会有平民试图从贵族通道通行。

    其实不单单只是这一件事,在任何事物上,平民和贵族都会被区别对待,“阶级”这两个字,已经渗入到异界人民的血脉中。

    靠近城门后,走在队伍最前面的咕噜姆,在数百名平民的注视下,双手轻拉缰绳,驱使着坐骑向右侧通道走去,其他护岛队员立刻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见雷诺一行人全都骑着高头大马,守卫明白这些人的身份不简单,所以他没有做出任何阻拦动作,只是微笑着的大声问道:

    “各位先生,请问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未说完,守卫脸上露出瞠目结舌的神色。

    因为咕噜姆缓缓从马鞍上飘了起来,站立在虚空之中,面无表情的注视着守卫。

    没人知道,此刻咕噜姆心里已经乐开了花。

    天知道他盼望这一刻已经盼望了多久,在返程路途中,这个骚包的家伙,曾经无数次的设想过,该以何种姿势进入雷云堡,展示(炫耀)一下自己风系超凡者的身份。

    他思来想去,最终还是决定效仿领主大人的做法,也就是“面无表情的站在空中”,因为这种姿势看起来最威严(有逼格),为此他还悄悄练习过好几次。

    咕噜姆不是没想过在其他护岛队员面前,玩一玩这套把戏,可每次一想到驮兽背上的某个箱子里,装着两个超凡者的头颅,他一颗蠢蠢欲动的心就彻底安静下来了。

    哎,还是算了吧,等哪天砍死一只黑皮超凡者后,再来显摆吧……

    不过,在护岛队员跟前不好意思卖弄,在平民面前可以啊……

    许多平民一辈子都没见过风系超凡者,本老爷这不是炫耀,是在给他们发福利!

    因此,进入雷云堡时,咕噜姆这家伙一反常态的走在队伍最前面,守卫的话还没问完,他就迫不及待的飘了起来。

    哎呀呀,这可是我咕噜姆人生的高光时刻啊……

    要不是城门的门洞只有5米高,他真想一口气窜到10多米高的位置,让自己变得更醒目一点。

    随后,咕噜姆无比满足的听到人群一片哗然,也无比满意的看到守卫恭恭敬敬的鞠躬行礼,敬畏万分的让开了道路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,他忽然觉得,那段被魔水巨鳄追杀的亡命经历,获得了足够的回报。

    在咕噜姆身后,雷诺看着咕噜姆以20厘米/秒的“高速”,从空中向马鞍上“蠕动”,忍不住捂住了脸。

    不过他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异界的阶级固化问题,比地球上严重多了,正普通人想要跨越一个阶层,要付出的代价巨大得难以想象。

    像咕噜姆一朝登天的这样的幸运儿,十年难得一见,稍微得意忘形一点,完全可以理解。

    事实上,咕噜姆能忍到现在才开始显摆,已经让雷诺感到相当奇怪了。

    ※

    进入雷云堡后,雷诺才行进了几十米,忽然感应到道路两侧的小楼上,有不少人紧紧的盯着自己。

    凭着强大的精神力,他敏锐的察觉到,其中几道目光中带着强烈的恶意。

    
  • 江疏影倪妮也“丑过”?秒白其实一点都不难! 2019-03-24
  • 国际国内--山西频道--人民网 2019-03-24
  • Lorgane législatif national conclut sa session annuelle 2019-03-24
  • 牢记初心使命赢得未来新优势 2019-03-23
  • 曹鸿鸣:为国家经济社会发展发挥致公党应有作用 2019-03-22
  • 那些吃不惯汉堡牛排的中国留学生们,是怎么在美国活下来的? 2019-03-21
  • 地方“武教头”走进军营辅导授课 2019-03-21
  • 5月一二三线城市房价环比都涨了,后续会咋样? 2019-03-20
  • 《围棋与国家》走进唐县 女子围甲河北体彩胜时代中国广东 2019-03-19
  • 自治区第一届文明家庭表彰 2019-03-19
  • 【家国网聚·网络旺年】“春节留守”是一道温馨风景 2019-03-18
  • 文在寅盼“特金会”取得成功 称完全化解僵局还需更长时间 2019-03-17
  • 资管新规来了!打破刚兑  投资者怎么办? 2019-03-16
  • 网约车新政11月1日起实施 专家呼吁慎用数量管控 2019-03-16
  • 【奥吉通丰瑞车型报价】奥吉通丰瑞4S店车型价格 2019-03-15
  • 853| 818| 386| 441| 265| 348| 479| 150| 744| 702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