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天时间,临沅附近的百姓也都迁移到了城中来,刘禅站在城头,淡淡的望着城外步步逼近的蛮兵。

    “世子!”刘禅站在城头上,正看着城外的蛮兵,突然听到后面传来一道轻轻的叫声。

    刘禅回过头去,只见杜露身着白甲手提佩剑站在身后,笑意盈盈的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刘禅眉头一皱道:“城头乃是非之地,你怎么来了!”

    “听说蛮兵过来了,我过来帮忙?!倍怕都肆蹯?,扬了扬手里的佩剑。

    “站在我后面,不要四处走动?!绷蹯懔说阃?,并没有让杜露回去。

    杜露也是机灵,身上穿的是白色铠甲,头发也束了起来戴上了头盔,除了刘禅身边少数人认得他,城头上的士兵却不知道杜露是个女流之辈。

    “世子,那就是沙摩柯!”樊胄指着城下为首的一个骑着高头大马的大汉说道。

    “沙摩柯……”刘禅望向沙摩柯,只见沙摩柯身高九尺多,长得虎背熊腰,赤面碧眼,一头乱蓬蓬的长发披散在背后,手里拿着一柄铁蒺藜骨朵,左右各别着一张弓。

    铁蒺藜骨朵是一种比较少见的兵器,其形状与狼牙棒类似,不过要长一点,棒头也比狼牙棒要圆润一些,可以说是狼牙棒的加长版,威力更大。

    不过铁蒺藜骨朵这种兵器很少有人使用,一来是因为沉重,二来太过凶险,学艺不精者不仅伤不到敌人,还容易打到自己。

    沙摩柯手中的铁蒺藜骨朵上钢钉密布,寒光闪闪,若是打到人身上,只怕不死也要脱层皮。

    沙摩柯催马来到城下,望着城上喝道:“前两日是谁屠戮了我的兵马,识相得快快把人交出来,否则我攻破城池,男女老少一个不留?!?br />
    “沙摩柯!”刘禅陡然大喝道:“我汉民与五溪蛮之间并不仇怨,甚至还开市,与你们交易,解决了你们生活的问题。如今为何出兵,侵犯州郡屠戮百姓?”

    沙摩柯盯着城下的刘禅喝道:“我听说带兵杀我兵马的是个半大的孩子,这么说就是你了?识相得快滚出来受死!”

    听了沙摩柯这话,刘禅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,原本历史上刘备发动夷陵之战,还派马良说服沙摩柯一起出兵相助。

    后来刘备失败,沙摩柯甚至还跟着丢了性命,原本刘禅还以为沙摩柯是亲近汉人的。

    如今见此情况,刘禅知道,沙摩柯眼中只有利益,谁给出了合适的价钱就帮谁,与汉人其实并不友好。

    刘禅淡淡道:“沙摩柯,我知道你是受了孙权的蛊惑才出兵的,我给你个机会,立刻投降,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?!?br />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沙摩柯闻言哈哈大笑道:“小子,你还真是不知者无畏啊,说这么大的话,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?你们只有几千兵马,怎么跟我打?”

    “你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,有何惧之?”刘禅闻言冷笑道:“你等我准备一番,稍后便出城与你决战!”

    沙摩柯闻言大喝道:“好,我等着!兄弟们给我列阵!”

    随着沙摩柯一声令下,后方的蛮兵们摆开阵势,一个个高声呐喊,爆发出一阵阵犹如豺狼虎豹的叫声。

    “吼……”

    “噢……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樊胄见城外蛮兵气势如虹,不由得担忧道:“世子,这……你真要出城与沙摩柯决战?他们气势如虹,贸然出战,只怕是……

    “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罢了,我翻手可灭之!”刘禅摆了摆手,指着城外的蛮兵道:“那些蛮兵虽然长得魁梧强壮,但你看他们的阵势以及兵器!”

    庞林才学虽不如其弟庞统,但要远远强过樊胄,他沉吟道:“这些蛮兵衣甲,兵器不全,虽然有盾牌手,有弓箭手,有刀兵,也有一些骑马的士兵,但排列的阵势却是杂乱无章!连最最简单的阵法基础都不知道布置?!?br />
    刘禅点了点头道:“不错,一般迎敌阵势,最前方应布置刀盾阵,刀盾阵一声令下可开可合,其阵后设战车,刀盾手可攻可守,战车亦可用来冲击敌阵。

    其军阵中央放弓箭手,两翼当以布置灵活的骑兵策应,后当也当布置一强军随时支援,以防敌军绕后突袭?!?br />
    刘禅顿了顿说道:“这是野战厮杀中简单的阵法,复杂的就不说了,你们现在看看沙摩柯兵马的阵势是什么样子?”

    樊胄看了看说道:“骑士,弓箭手,刀盾兵都在最前排,后方大多都是一些没有衣甲,兵器的蛮人?!?br />
    “不错!”刘禅沉吟道:“沙摩柯不懂兵法,只知道将最强大的战力放在最前面,以求一击而胜。若是碰到同样不懂阵法的乌合之众,蛮人凭借他们的勇武可能会获胜。

    但若是碰到懂兵法,有纪律的兵马,沙摩柯纵然有一百个脑袋也不够他丢的?!?br />
    刘禅侃侃而谈,却没有发现站在他背后的杜露正一脸崇敬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世子这这么小,居然已经懂得这么多用兵之道……

    听了刘禅的分析,樊胄对于沙摩柯蛮兵的畏惧降低了几分,询问道:“那世子打算如何对付沙摩柯呢?”

    “等!”刘禅淡淡一笑。

    樊胄疑惑道:“等?等什么?”

    刘禅笑道:“援兵!”

    林渊疑惑道:“世子咱们哪里来的援兵?”

    “有,有两万援兵,可以帮助咱们消耗蛮兵的体力,打乱他们的阵势!”刘禅淡淡一笑,指了指头顶的天空。

    樊胄等人看向天空,顿时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如今正是早上,太阳刚刚出来,气温也不怎么高。

    沙摩柯率兵赶来,兵锋正盛,哪怕刘禅说出了沙摩柯兵马的破绽,但蛮兵也有两万人马,凭借城中现有的兵力,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。

    就算能够击败沙摩柯,也是杀敌一千,自损八百。

    如此便需要等待时机。

    而这时机,便是太阳!

    如今蛮兵就站在城外的平原上,没有任何遮阳物,一但太阳升高,天气越来越热,蛮兵就会出汗,体力就会流失,有的士兵会坐下来休息,阵势也会随之混乱。
  • 青海投资1.12亿元打造生态循环农牧业项目 2018-12-09
  • VRAR从热转凉 追风上市公司“跌落神坛”追风上市公司“跌落神坛”-手机行情 2018-12-09
  • 专属球队定制装饰火爆 足球盛宴更是消费大餐——浙江在线 2018-12-08
  • 5月份61城房价环比反弹 多地调控政策或再加码 ——凤凰网房产成都 2018-12-07
  • [雷人]你还没搞懂啊?真正炒房的正是你们自己! 2018-12-07
  • 姚明撰文回忆菜鸟赛季 温暖的回忆感谢弗朗西斯 2018-12-06
  • 广西乐业县开展2016年党政机关干部消防安全集中大培训 2018-12-06
  • 首届上合组织国家电影节 “冷门”电影集中亮相 观众大饱眼福 2018-12-05
  • 人民网评:建成新时代网络强国 2018-12-04
  • 世界杯黄历:日本换帅对战黑马“小哥” 2018-12-03
  • 地铁3号线保税区站黑车多 运管部门开展整治行动 2018-12-03
  • 山东省莱西木偶剧首次亮相新西兰国家博物馆 2018-12-02
  • 手机掉美国海底 竟然失而复得 2018-12-01
  • 第五届西安(浐灞)金融高峰论坛举行 2018-11-30
  • 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八次会议 2018-11-30
  • 586| 102| 447| 678| 243| 582| 722| 606| 655| 933|